淮南

【阑尾cp】_eyedrop

一发完结的小短文
来自一个莫名其妙的脑洞
eyedrop 眼药水/眼泪
食用愉快

01
耳边的风呼呼吹过,郑恺什么都听不见了,只是一心想躲掉身后的穷追不舍。年轻人还真是体力好 有时总是挺无奈的
郑恺一个转身,带着一阵风,他停住脚步,眯着眼睛,射出机敏又自信的光,像极了捕食前的猎豹。他打算跟面前的人结结实实来一场撕名牌。

“撕拉”他郑恺竟然又被人给撕掉了。
郑恺不想掩饰,也掩饰不了自己目光中的惊诧与懊恼,他脚尖蹭着地面,内心有一种不知名的烦躁。
真是想不明白 怎么最近老是早早的被out
难道 陈赫附体?靠!

监狱总是热热闹闹的
他踏进门 躺在地上打滚的陈赫懒洋洋地抬起头
“哟哟,郑恺你也来了”
陈赫总是那样笑,弯起嘴角露出他可爱的大白牙。
郑恺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翘着脚, 把歪了帽子扶正 ,然后弯着腰翻着盒子里的零食 摸出一包薯片 是自己喜欢的味道。于是拆开包装,嘎嘣嘎嘣嚼起来。

似乎外面的拼杀还很精彩
郑恺感觉到自己心里似乎有一块地方结了冰,冷,似乎也因为前几天发生了太多事。总之多日积累的委屈与不快 就这样慢慢溢出来 溢出来 溢到眼角。
郑恺拿手背胡乱地在眼睛上抹了几把。好像又把薯片上的油揉进了眼睛,混着水渍,刺痛。

陈赫闻着味道凑了过来,从包装袋里伸进抓了一片送进嘴里,很享受的样子,还留恋地舔了舔指尖残留的香
郑恺眯着眼睛,看着陈赫单纯地笑。 以前陈赫并没有这么爱笑吧。这么多年了,原来笑也可以不受控制。
眼睛好像更痛了

02.
其实郑恺起初是推辞掉了晚上的聚餐的。可每当这时,超哥总是莫名的热情,又招呼这儿又招呼那儿的。
但有点可惜 郑恺今天似乎并没有那个心情。

郑恺在好几杯酒后,落荒而逃,踉踉跄跄找了一个沙发坐下。
不太妙,自己的眼睛一定有点感染了,又痒又疼。 郑恺蜷缩在沙发角,使劲揉着眼角。想要刺激出一些眼泪来缓解不适。
他好像看到陈赫走了过来,毛茸茸的一团,对着他笑。
“嘿!恺哥,你还好吗?怎么眼睛都哭肿了哦”
“我很难受”
陈赫凑过去想看看怎么回事却被郑恺一手挡开。

陈赫这一下就有了小情绪。他伸出手,拍在郑恺的头上。

郑恺觉得自己一定醉得厉害👍可也没喝很多酒啊。怎么面前的窗户一会儿变成了墙壁,一会儿变成了门。

陈赫也觉得今天的郑恺太奇怪了。当自己把他的头东扭西转时,他的小猎豹竟然没有炸毛,放在以前,他的手可是要被狠狠地挨上一巴掌。
嗯 郑恺的脑子一定是瓦特了。

聚餐终于在杯盏交集和谈笑风生中结束了。
郑恺半混沌状回到房间,对着镜子观察自己红肿的眼睛。似乎情况不太妙,拖不得,看来还是需要买一瓶眼药水什么的。
郑恺的思维断断续续地飘啊飘 还被突然的门铃声给吓了一跳。
打开门,眼前是陈赫放大的脸。他晃了晃手中的小瓶子
“眼药水,看你眼睛肿得跟什么一样”
郑恺还是有点懵 ,心有灵犀这种事发生在他俩身上还真是稀奇
陈赫靠在门边 郑恺似乎来没有请他进来的样子,只是一脸呆滞。
“我以前也有这种情况啦,红一天,滴点药,很快就能好啦,所以我…”
“啊?眼药水” 郑恺终于找回了自己的思维

03.
郑恺终于赢了一盘 ,陈赫悄然叹了一口气
不然依郑恺那倔脾气,这游戏一定会从2004年打到2005年。
对 今天是跨年夜,郑恺和陈赫已经窝在寝室四个小时了。杜江和张殿伦呢?谁知道那两只恩爱狗又到哪去逍遥了。
郑恺终于歇了下来,揉了揉酸痛的眼睛,使劲眨了几下,可还是有一种不适感,像一根针刺进眼球,酸痛。
“陈赫…我的眼睛…可能不太对,很疼”
陈赫只好拉着郑恺坐到他床上。“啪”按亮了台灯。一手扶着郑恺的头,一手撑开他的眼皮。
哟!红得像兔子眼睛!
陈赫思索着是否应该用盐水洗洗,突然又想起自己还有一瓶眼药水。陈赫急急忙忙地起身,还差点被地上的垃圾桶绊一跤。
从箱子里翻出一个小瓶子,抛给郑恺。只是郑恺眼前一片朦胧,伸手,却抓了个空,一个好看的弧线,终点却在陈赫的床上。
陈赫默默翻了一个白眼“郑恺你自己滴一下药啊”
其实郑恺不太会滴眼药水,或者说从来没滴过,几次尝试都让眼药水从脸颊滑落,滴在陈赫整洁的床单上。惨了。郑恺只好挪动了他的屁股,心虚地遮住了那片水渍。
陈赫偏头看,郑恺迟迟没有动静,只好坐到他身边,夺过瓶子,手指抚过郑恺的脸。落在他的眼角。“郑恺你记着啊,千万别使劲眨眼,不然眼药水会滴出来。”
郑恺听话地闭着眼睛,他能感觉到,陈赫的脸离他很近,近到陈赫的气息都喷到他的脸上。

一滴冰凉的液体滴进郑恺的眼眶,郑恺不自觉地一挤,然后眼药水就从郑恺的眼角流到脸颊,划过一道水痕最后落在陈赫的床单上。
陈赫内心是很崩溃的
“我说恺哥,您别哭行吗,您是要哭湿我的床单吗”
郑恺尴尬地笑着。经过好几次艰难的尝试,眼药水终于没有落在陈赫的床单上了。郑恺静静闭着眼,感受液体在眼眶里打转。

隔壁是在放跨年晚会吧,声音开得很大,于是最后十秒的倒计时声,清晰地传入郑恺的耳膜。
郑恺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估摸着已经到2005后,伸出手,没有犹豫,环住了陈赫的肩膀。郑恺的额头抵在陈赫的肩膀上,很舒服。
“陈赫,谢谢你啊,新年快乐!”
希望我们还有以后很多年。这就是我最简单的新年愿望了。

04.
陈赫又晃了晃手中的小袋子
“诶郑恺你不是不会滴眼药水吗,我帮你啊”
“哦…哦好的,刚刚有点分神了”陈赫突然觉得郑恺不好意思的样子也十分可爱。然后郑恺就看到了陈赫神奇的痴汉笑。
陈赫去洗了个手就坐到了郑恺的床边。郑恺靠着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赫看着他红红的眼睛和带着一丝困倦的脸,莫名的有些心疼。其实郑恺这小孩啊就是太倔了,有时总让自己受苦。

陈赫的指腹轻轻按在郑恺的眉心,动作很轻柔,生怕吓着这个小孩。
“啪”又有一滴液体从郑恺的眼角滑落,顺着脸颊,流下来。
“诶我说郑恺,帮你进一次眼药水就那么难?”
郑恺没有说话,他知道,眼药水在他眼眶里好好的呢,这只是一滴不受控制的眼泪。
陈赫沉默了几秒,还是伸手把郑恺揽进怀里,他的下巴抵在郑恺的头上,轻轻蹭着。
“喂郑恺,别不开心了啊,有本天才在呢”
可惜郑恺看不见,不然他一定会被陈赫那可以算是温柔的眼神给吓一跳。

整个房间很安静,但郑恺很安心,陈赫的怀抱温暖到足以融化郑恺心里的浮冰。
所以他伸出手,抱住陈赫的腰。
咦,又有一滴液体滑出郑恺的眼角,不过这次真的只是被弯弯的眼角挤出的眼药水。

郑恺觉得他一定喜欢上了眼药水
哦不 他还是更喜欢眼前到手的温暖。

                                        
☆完☆